三年亏损 14 亿,现金流告急,爱回收拿什么讲好二手经济故事

文章正文
2021-06-08 06:24

国内二手消费电子产品交易和服务平台爱回收母公司万物新生集团终于要赴美 IPO 了,并有望成为“中概股 ESG 第一股”。(ESG:Environment、Social Responsibility、Corporate Governance 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

5 月 29 日,深耕二手 3C 产品交易和服务市场的爱回收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 IPO 招股书,拟于纽交所上市,股票代码为 RERE。

眼下冲刺 IPO,对爱回收而言,也是一个势在必行且无奈的选择。一方面,国外同类平台先后上市。2019 年 6 月至今,TheRealReal、Posh mark、ThredUP 先后登陆资本市场。以“美版闲鱼”Posh mark 为例,2021 年初,公司上市首日股价曾大涨 142%。在到达 101.5 美元的高点后,股价一路下跌,腰斩至目前的 46.62 美元,市值 35.29 亿美元。

另一方面,经历了十年耕耘,爱回收依然未能实行盈利 ,并且现金流开始告急,通过走向 IPO 募资,需求愈加急迫。

爱回收创始人陈雪峰曾放言“绝不会流血上市”,并表示公司 IPO 的最低估值为 40-50 亿美元。能否如愿,还需要二级市场给出最终答案。

同时,二手产品难标化、非高频、口碑差的固有问题,也让二手电商行业屡遭诟病。爱回收拿什么讲好二手经济的故事?

成立十年,融资七轮,三年亏损近 14 亿元

万物新生集团是一家“互联网 + 环保”类型的循环经济企业,旗下四大业务线,涵盖 C2B(爱回收,全场景回收解决方案平台)、B2B(拍机堂,商家线上交易平台)、B2C(拍拍,二手优品零售平台),以及海外业务 AHS DEVICE 和城市绿色产业链业务“爱分类・爱回收”。横跨产业链供需两端,服务覆盖从回收、检测、评级、定价到再销售的全流程。

天眼查 App 显示,爱回收关联公司上海万物新生环保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曾用名:上海悦易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 2010 年 5 月,注册资本 5000 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陈雪峰。

成立十年,爱回收已完成七轮融资。最新一轮的公开融资发生在 2020 年 9 月,爱回收宣布完成超 1 亿美元 E + 轮融资,由京东集团和国泰君安国际联合领投,上海国和投资、清新资本、京东物流产业基金汇禾资本、毅峰资本参与跟投。

招股书显示,快手也于 2021 年 5 月投资了万物新生集团。IPO 前,创始人陈雪峰持股 10.9%,京东集团持股为 34.7%,五源资本持股为 14%,Internet Fund IV Pte. Ltd. 持股为 7.3%,天图资本持股为 8.5%。

▲来源:爱回收招股书

财务数据方面,招股书显示,万物新生集团过去 12 个月(截至 2021 年 3 月 31 日)的整体营收为 56.80 亿元,同比增长 49.4%。2020 年整体营收为 48.58 亿元,其中核心业务营收为 47.09 亿元,较 2019 年同比增长 38.2%。

▲来源:爱回收招股书

值得一提的是,万物新生的平台 take rate(收费率)从 2018 年的 0.5% 升至 2019 年的 2.4%,2020 年达 4.1%,带动毛利率从 2018 年的 14.1% 提升至 2020 年的 25.7%。

招股书显示:2018 年至 2020 年,公司净亏损分别为 2.1 亿元、7.0 亿元、4.7 亿元。过去三年,爱回收累计亏损 13.8 亿元。

爱回收创始人陈雪峰曾经算过一笔账:一家简易门店一次性硬件投入为 7 万元,一家门店每月运营成本约 3 万元。

招股书显示,截至 2021 年 3 月 31 日,万物新生集团在中国 172 个城市开拓 755 家门店和超过 1500 个自助服务站。截至 5 月 26 日,爱回收线下门店达到 800 家。

以此计算,仅线下门店部分,爱回收每年的运营成本约为 2.88 亿。

爱回收在招股书中称,此次募资将主要用于进一步提升技术能力,提供更多元化的平台服务,拓展爱回收门店网络,为拍拍平台开发新的销售渠道以及其他一般用途。

持续扩张下,爱回收必然承受着较高的运营成本。另一方面,包括爱回收在内的实体门店,不断受到疫情的冲击。线下门店无疑源源不断地为其带来现金流上的压力。

招股书显示,爱回收账上现金及等价物仅剩 1 亿美元。若按照 2020 年亏损 4.7 亿元来计算,公司还可维持一年半左右。

在二手交易赛道里,闲鱼和转转占据了 90% 的市场份额。数据显示,今年 3 月,二手电商 App 月活跃用户数中,闲鱼与转转分别高达 8234 万人和 2093 万人,而爱回收仅为 25.6 万,不及闲鱼和转转零头。

背靠阿里、腾讯,闲鱼与转转这两个估值均超百亿的二手巨头,近几年均没有传出上市消息。反倒是体量相去甚远的爱回收,过去几年一直在谋求上市。

早在 2016 年完成 D 轮融资时,爱回收就曾宣布将上市纳入时间表。2018 年年中,爱回收再次提及上市,并将上市地点由内地改为香港或纳斯达克。

五年过去,爱回收终于如愿,却也反映出其对二级市场稳定资金来源的急切需求。

爱回收的焦虑:内忧外患不断,平台屡遭质疑

2020 年初,疫情伊始。爱回收内部员工曾爆料,在疫情严重的 1 月份,公司停缴了员工的五险一金。

随后,爱回收发内部信创新推出“让薪”制度,提出全员让薪 10%-30%。核心就是取消员工的一系列福利与补贴,强调业绩挂钩,将相关薪资福利让度给公司,以压缩人员成本。

2020 年底,爱回收员工在某职场社交平台上贴出内部邮件称,从 12 月起,爱回收将执行新的考勤制度,同时为了鼓励员工长期加班加点,推出《奋斗者激励方案》。新的政策严格规定了员工的上班时间和出勤,要求员工每月的日均在岗出勤时间不得低于 8 小时,并取消了加班餐补。

而想要成为“奋斗者”,爱回收员工不仅需要半年业绩评级 B + 以上,还要半年度请假不超过 10 天,每日出勤达到 10.5 小时才能享受到奖金激励等。对此,有爱回收员工表示:“公司不尊重员工,待遇、发展都不行,只能留下低效率加班的人”。

还有人表示’直接劝退一波人,省得年底裁员赔钱’、‘这种做法是公司倒闭前的节奏’、‘因为某些公司高管,没有华为的病,却得了华为的病,没有能力给华为的待遇,却总想模仿华为的狼性’……

内忧未消,外患同样不断。

如今,闲鱼、转转强敌环伺的竞争格局之下。闪回收、回收宝、爱换机等新玩家不断涌现。

以闪回收为例,2021 年 4 月,该公司宣布完成 C 轮融资。彼时,其创始人兼 CEO 刘剑逸表示:“闪回收与众多基于消费互联网的专注流量和 GMV 的模式不同,我们更专注手机回收,并且我们认为手机后市场是新机市场的延伸,二手回收最有效的场景是消费者买手机时的换新场景,与通讯行业的产业主体密切相关。因此我们更注重与产业上游的手机厂商、运营商和零售渠道商的合作,致力于帮助上游销售更多的新机,为整个行业赋能,提升产业各主体各个环节的新机销售效率。这既是 S2B2C 模式,更是典型的产业互联网底层逻辑。”

据刘剑逸透露,闪回收连续四年实现业绩超速增长,多项经营指标位列行业前茅。自 2020 年开始,闪回收已经在通讯渠道完成了后发先至的优势,成为了行业头部品牌。

一直是爱回收标志的线下店,也面临着闲鱼小站的蚕食。2019 年 4 月起,北上广深等首批 10 个城市的热门商圈,闲鱼小站陆续开张。

据了解,闲鱼小站・回收宝现是与阿里投资的回收宝的共建项目。目前,闲鱼小站的功能主要包括闲鱼信用回收、手机保养、验机等服务,此外还兼有数码周边和闲鱼文化周边的体验等功能。未来,闲鱼小站还将承接闲鱼优品、C2C 同城交易等线下服务场景。

在 2020 年底的年度会议上,闲鱼提出了“新线下”业务,并宣布未来三年将在 20 个城市建立闲鱼基地,同时向 50 个以上城市布局旗下一站式商业门店“闲鱼小站”,闲鱼集市也将推广到 30 个城市。

背靠阿里,身处二手电商行业第一梯队的闲鱼亲自下场,无疑讲给爱回收带来巨大的压力。

而在消费者端,目前,在黑猫投诉上,搜素爱回收,共有 1142 条结果。投诉内容主要为售卖假货、恶意压价、私自拆机、霸王条款等。

以最新投诉案例为例,有消费者称爱回收邮寄回收恶意损坏用户设备后压价。

▲来源:黑猫投诉

此外,还有消费者投诉称,其在爱回收购买手机无法享受三包服务,并且有可能购买的手机不是新品,而是翻新机器。

▲来源:黑猫投诉

内忧外患不断,平台屡遭质疑。爱回收想要讲好“二手经济”的故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战略失焦:从 C2B 到 B2C,最终升级为“万物新生”

自 2010 年上线时的爱回收网出发,爱回收以 C2B 起家,并一直将其视为战略锚点。

转变发生在 2019 年 6 月。彼时,爱回收战略合并拍拍,完成对京东“弃子”的收编,态度 180° 转变,做起自己并不擅长的 C2B 模式。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交易的一部分,京东集团将领投爱回收新一轮超过 5 亿美元的融资和战略整合交易。至此,京东集团正式成为爱回收最大的战略股东。

对于上述交易,陈雪峰表示,2019 年,仅拍拍自己的交易规模就有 70-80 亿,且单独盈利。这一交易绝对不是外界所传的所谓甩包袱。相反,这是一次强强联合的化学反应。

事实上则是,在 2019 年 3 月,京东集团的大变动当中,拍拍就注定成为“弃子”。据多名分析师分享,拍拍最终易主的背后则是其失去了战略价值,即没能为京东带来足够高的 GMV 增长。

“上线之初,拍拍曾被京东寄予厚望,后者为其提供了很多入口支持:线上导入 PC、App、微信手 Q 等流量入口,线下利用京东之家、京东便利店、校园派、专卖店等渠道。然而,这些投入都没有得到回报。”某知情人士表示说。

于是,从 2019 年 4 月开始,拍拍内部就开始了一系列变动:首先是 C2C 闲置发布和集市服务下线,转为京东转卖与备件库商品,随后又被京东关闭新品搜索信息流里的“同款二手”入口。

据说,此时的拍拍还曾在二手市场的平台当中广泛寻找买家,不过,由于流量等多个原因被买家所拒绝。

陈雪峰显然不这么认为,他表示,“爱回收与拍拍的合并,补足了爱回收的产业链短板。如今,集团已成为在行业内率先打通 C2B、B2B、B2C 全产业链端到端闭环的公司。”

只是,收编拍拍后,外界就有声音质疑爱回收战略定位失去准心:不断摇摆、战略失焦。对了,爱回收也一直在讲出海的旧故事。

经过一年多的磨合,2020 年 9 月,爱回收在宣布 E + 轮融资的同时宣布,集团品牌由爱回收升级为“万物新生”。而这也预示着,爱回收的战略又一次发生变化。

单纯从新品牌的名字“万物新生”来看,这四个字似乎在向外界表明,今后的生意不仅限于手机和数码产品,而是“万物皆可回收”。

从 2019 年的“垃圾分类”,到 2020 年 9 月 22 日,中国政府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上提出“努力争取 2060 年前实现碳中和”,再到今年 3 月份,“碳中和”被写入 2021 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

结合这一与“二手经济”密不可分的“循环经济”、绿色发展大背景,不难想象,爱回收想要借助此次品牌升级来为投资者讲述一个新故事 —— 中概股 ESG 第一股,以提高其自身估值。

最终表现如何,只待爱回收成功上市后,由市场和时间来检验。

文章评论